法兰西帝国得与失失去了拿破仑不可怕失去了好时代才可怕

法兰西帝国得与失失去了拿破仑不可怕失去了好时代才可怕

1815年10月,遭遇滑铁卢惨败的法国大帝拿破仑,在经过一轮轮清算后,终于迎来流放。

经过十多天航行,抵达圣赫勒拿岛后,拿破仑先是寄居在英国商人巴尔科姆家中,后又迁居到了龙坞德庄园。

岛屿上严密的监视举措,还有英国人的时刻不忘,让意气风发的拿破仑渐渐消解了雄心。

1821年5月5日,悲戚的拿破仑病逝圣赫勒拿岛,5月8日,这位以炮兵之神闻名的战神,在礼炮声中被安葬在托贝特山泉旁。

更让法国雄主难堪的是,他的小牛牛在死后居然也被人从拿破仑遗体上非法摘除,甚至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

拿破仑去世19年后的1840年,他的灵柩终于在无数法国人努力下,回到巴黎,回到荣耀之地。

皇帝曾经的跟随者们,纷纷用军礼致敬曾经的帝王,皇帝曾经庇护的国民们,纷纷用眼泪迎接帝王归来,无数孩子在父母们诉说中,明白了这个人之余法国的意义!

唯一遗憾的是,一代伟人离去,带走了法国精气神,也让法国从人见人怕,变成后来的辱法梗横行。

属于拿破仑的大势已去是历史过往,可拿破仑去世后的法国,为何也大势已去,再也难以找到一个能承接拿破仑荣耀,让法国走上欧洲之巅,甚至世界之巅的人,就值得人寻思了。

公元1635年,法国在红衣主教黎塞留的领导下,参与了已经打了十多年,依旧未见胜负的三十年战争。

在红衣主教黎塞留外交手腕和法国军队奋战努力下,1648年战争结束时,法国顺理成章成了这场全欧大战中最大的受益者。

经过多年烽火,曾经强势的西班牙帝国彻底衰弱,作为主战场的中欧神罗版图,备受战火侵袭变得彻底碎片化,无数邦国林立的神罗失去了威胁法国的能力。

那时的欧陆,法国是最大明星,人口最多,地盘最大,成了能用一己之力敌全欧的存在。

闪耀欧陆数十年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因此应运而生,大革命后引领欧洲的法国,又迎来了属于拿破仑的高光时刻。

从1648年到1815年,是法国在欧洲横着走的时代,这个螃蟹时代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就是拿破仑时代。

法国一直是欧洲大国,平坦的地势,繁多的人口,让法国工农业、商业在欧洲都很发达。这一切给了法国制霸欧洲的经济保障。除此之外,法国还是欧洲最早强化中央集权,建立近现代化国家组成的国家,路易十四用集中所有贵族地主到巴黎的举措,让中世纪旧有的封建制几乎不在影响法国,致力于重商主义的政策更是让法国发展如虎添翼。

法国要称霸,最关键的就是欧洲其他区域没有强敌,三十年战争让庞大的哈布斯堡王朝衰弱,被战火侵袭的中欧也四分五裂,松散的中欧受到法国影响成了法国权利投射的区域,南欧的意大利半岛,也深受法国势力影响。

简言之,巅峰期法国是一个辐射中欧南欧,还在海上跟英国争夺殖民地的欧陆霸权国,他的影响力不限于法国本土。除了讨人厌的英国之外,法国几乎不怂任何对手,对英国,那是隔海相望力有不逮。

这点上法国要感谢圣女贞德的贡献,持续百年的英法战争中,一个弱女子用自己的传奇和牺牲让无数法国人明白民族的可贵。一个如此完美的圣女形象,在战后被无数法国君王不断歌颂,成了法兰西民族凝聚力的最早源头,随后的大革命烽烟,更是让这民族意识愈演愈烈。

但18世纪后期,一场由英国引领的工业革命,让英国生产力大发展,进而确定了世界海上霸权。

法国虽紧跟英国进行工业革命,可曾经让法国占据优势的人口、面积和组织度优势,在对手不断进步下,都渐渐变的不在明显。

孤悬海外的英国,通过工业革命获得了大量的殖民地和海外市场,实力今非昔比。

远在东方的俄国,通过吞并东欧无数国家,跟奥斯曼帝国不断征战,还有彼得大帝的改革,也奋起直追。

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何在全欧因为生产力发展,迎来人发的时候,法国却陷入人口增长缓慢的怪圈。这可能和法国人的浪漫性格,文艺氛围,还有追求自由有关吧?

曾经基于面积和人口的优势,被其他国家渐渐追上,让法国的军队数量不在占据绝对优势。

反观中欧,这个法国曾经权力投射的地方。强势崛起的普鲁士和奥地利,通过不断的战争和外交举措,慢慢整合中欧的版图,成了法国最大的威胁。

如果不是拿破仑的个人天才,还有法国当时因民族主义情绪沸腾,引申出的超然动员力,拿破仑也无法成为大帝。

一场兵役制改革,让法国用有限的人口组织起了一支英勇善战的军队,这只军队和欧洲其他国家军队最大的不同就是。

他们不是基于王朝战争而招募的军队,而是适应新时代应运而生的国家民族军队。

战争不再是为了封建帝王和封建领主进行的,反而是为了法国为了法兰西民族而进行的。

法国大革命的精神,配合拿破仑的改革,充分激发了法国战争潜力,由此才有了拿破仑时代无数丰功伟绩的出现。

盲目扩张,四面出击,不顾一切打压英国,法国的一连串外交失误最终让这代人野望落空。

战争潜力发挥到极致,军事天才运用到极致的拿破仑,依旧无法抵挡整个欧洲的敌对。

这是属于拿破仑的历史契机,如果他关键时刻稳一点,法国结局或许会好很多,但他没稳住,没忍住,也没成功。

持续20年,接连七次的反法同盟,无数欧洲国家用脚投票,将这个能把国王拉上断头台的异类国度彻底打败。

路易十六的横死,或许就是这不依不饶的根源,当年太过先进到领先这个时代的制度,迎来的就是不理解和敌视。

拿破仑时代之后的法国依旧是欧陆大国,依旧是那个能左右世界格局的强国,但再也出不了如拿破仑这样的人物了。

第一次工业革命法国跟上了,成了殖民大国,但殖民地的财富,让法国人对于苦逼的实业不再眷顾,反而走偏道路,进而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落伍了。

致力于金融放贷业务的法国,成了著名的高利贷帝国主义国家。让弄金融的,和干制造的打,打不过啊?

无数国家都有了比他强悍的实力,还有更多的人口,更多的军队,这里我又要吐槽了,法国又不是领土小,又不是农业不发达,为啥就是生育率那么底。

德国的强势崛起,还有那无尽的工业实力和多过法国太多的人口,让天平倾斜了。

庞大的殖民地,让法国慢慢衰弱,普法战争,让法国认识到了普鲁士的强势,但法国完全没办法回应普鲁士和新生德国的强势,他们选择避其锋芒继续搞殖民地,顺带弄了不少盟友给自己壮胆,可惜这一切貌似不够!

一战的时候,法国顽强抵抗,借力盟友侥幸取胜,但侥幸依旧是侥幸,一战对德国的清算,没有如法国意,反而埋下了下一次大战的隐忧。

数次失败后,一战时的法国损失了整整一代人。本就人口不多的法国人当然更惜命,随后二战开启就创造了闻名今日的辱法梗。

白发苍苍的贝当,这个曾经拿破仑的仰慕者,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成了知名人物。

那个时候的英国,海上霸权稳固,是超然世外的欧陆调停者,也是左右胜负的欧洲争霸者。

那个时候的法国,跟英国也一样,大革命中应运而生的民族底气,配合天降拿破仑,成就了法国最闪耀的时代。

可历史进程是不断渐进的,当时代从最好的时代,变成了最坏的时代,英雄也左右不了时代的格局,甚至根本没了出现的可能。

文末回到现在,对于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而言,最坏的时代已然过去,最好的时代正在到来!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