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可以学美国放弃防疫而发展经济吗?

疫情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可以学美国放弃防疫而发展经济吗?

,是由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在1798年出版的《人口论》当中提出 ——,使我们处在饥饿的边缘,若想经济有所喘息,就需要经历欧洲黑死病这样的大灾难,才能结存出后几代人的物资。

以他的论断不难发现,人类的需求端(消费)永远不会有问题,问题只会出在“供给侧”,而解决失衡的方法,其实就是消弱需求。

第一次工业革命让生产率大大提高远远超过人口增长速度,也使人类第一次逃离了“马尔萨斯陷阱”,健康不再是制约经济发展的抑制剂,却因为有更多人参与大生产创造出过去几千年都难以企及的社会财富。

往后出现的几次经济危机再也不是供给端的错,而是需求跟不上导致,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如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由于流动性和信心拖累了实体经济亦如是。

2020年初健康问题席卷全球,与上两次危机不同的是,这一次则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社交障碍对供给与需求两端造成影响。

首先大家闭门不出,见面消费的取消会对需求端形成不良反应,而且不能营业的饭店,理发店,服装店等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与中低收入者,是整个社会的主流人群。

生产全球化让供给端也好不到哪里去,健康问题开始时没人生产,当健康问题有效控制以后,国外又出了问题,虽然有人生产却没了订单。

为何近日我国健康问题日益严重,但只要单位开出证明仍能够上班,因为经济体还是先寄希望于“供给端”不出问题,只要生产出足够多的商品,待大家都能上街,需求自然也就上来了。

经济发展如此重要,那是否也可以学老美一样放任不管,期待自然选择改变人口特性—— 适应环境的生存,不适应环境的消亡,消亡人类的财富被幸存者占用,在人类DNA上进行的工业革命不也能缓解经济问题吗?只不过是将“马尔萨斯陷阱”重演罢了。

放弃健康发展经济犹如“杀鸡取卵”,因为更健康的工人生产率会更高,所以对于人口健康的投资是提高一国生活水平的有效途径。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福格尔的获奖研究就是对于健康与经济增长之间关系的贡献:总体营养的改善对英国1790—1980年间人均收入增长的贡献约为30%。

经济体为何要大力发展“异地就医”,打破异地就医不能报销的壁垒,情愿让负重不堪的社保体系出钱也要大大延长国人的生存率,其道理也就在于此。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